takki-2.jpg

時隔好幾季又開始追日劇,雙頭犬一開始便讓人陷入深淵。何謂善與惡?黑與白?光明與極暗?

讓我想起痞子英雄跟一枝梅想表達的部分含意,有些互通。

 

劇名『雙頭犬』,取自希臘神話的怪物『 Orthros 』

應該是想暗示兩個主角,龍崎臣司、碧井涼介截然不同的兩種能力,就如同一體雙面

龍崎臣司(瀧澤秀明),一個擁有神之手的惡魔,可以治癒任何傷口與疾病

碧井涼介(錦戶亮),一個擁有惡魔之手的天使,只要他願意,可以瞬間殺人而不留證據

龍崎臣司在監獄裡一身白衣出現,有種像在看沈默羔羊的感覺 (不過Takki帥很多 ~哈)

他可以洞悉人心、撩撥深層的人性來達到目的,不過,眾人所相信的事實當真是事實?

黑與白真的有所界線,可以簡單分類?  殺人=黑,救人=白?

 

隨著劇情前進,他們的能力逐漸展示,真相也一幕幕被打開

龍崎、碧井的存在,襯托出人性有多麼貪婪醜惡,不論好人壞人

都會在他們面前顯示出自身最深層的慾望,例如前警察二宮、所長、理事官澤村、領便當的老警察...

與其說他們是神賜予的,不如說是地獄的產物,用來考驗人性

命運開了天大的玩笑,兩人淪為眾人想據為己有的目標

誰都想利用他們的能力,也為之瘋狂,卻忘了他們是人而不是工具

有血有肉、會哭會笑,有思想也有知覺。

takki.jpg 

龍崎顯然比碧井還早面對殘忍的人性醜惡,他詛咒自己的能力

在入獄之時是萬念俱灰真的想死,卻發現他連死也不能,所到之處,都只是又淪為某人的棋子

碧井的出現應該是讓他想逃獄的原因,知道世界上還有另一個同類存在

同時,坐牢這十年吸收的知識派上用場,他開始懂得用聰明的腦袋撩撥人性

不利用別人就會反過來被利用,如此而已

一切遊戲人間的作為都只是測試,測試人性可以醜惡到什麼地步

他已不是當年無力自保的少年。

 ryo.jpg

碧井在龍崎的撩撥下有覺醒的趨勢,點醒他不該當棋子而是執棋者

殺與不殺讓他一度陷入痛苦掙扎,似乎也逐漸明白世界不是他所認為的絕對黑或白

善良天性 VS. 惡魔之手  ,他會選擇如何使用自己的能力,是第六集以後很期待的看點

就如同韓劇「一枝梅」所要述說的,劍是殺人凶器

但劍握在人手中,可殺人也可救人,是殺人劍或活人劍,端看執有者怎麼利用

很想看後續碧井的心態如何轉換,希望劇本不要寫爛了啊。

 

到第六集為止,碧井比起來稍微幸福一些,不過兩個人都同樣令人心疼

龍崎的心一直停留在過去,從被拋棄的幼兒、被遺棄的十歲孩子、到迷惘的十八歲少年

「 如果我不救人,人就是我殺的嗎?」少年眼神空洞而迷惘。

他不懂這世界,只是不斷被利用、被遺棄;他說逃獄後想要的東西,是愛吧,只換來議員的嗤笑

愛,這輩子他從來不曾擁有,所以總被女刑警長谷部母女所吸引

在潛意識內,他希望她們是不同於一般人的,他始終對她期待著什麼

所以在長谷部對他吼道:

不要自己一個人承受!想做什麼就說清楚,想要什麼用手去抓住!不就好了?!

他頭一次伸手抓住了自己想要的東西。

 

碧井的心也始終停在那一年的孩子,失手殺了自己心愛的寵物

懊悔、封閉、迷惘、恐懼,從此完全封鎖自己的黑暗面獨自過活

內心深處,他認為自己沒有資格愛

擁有著令人懼怕的特異能力,除此外,他僅僅是個人而已...

 

龍崎至今出於真心、沒有目的主動想醫治的人,除了長谷部母女就是被他視為同類的碧井了

看他們以某種微妙的默契達成共識,逐漸走向同一條路

羈絆一定不僅於此,龍谷村深埋的過去可能也有所牽連。

 

有幾個梗仍舊是謎:

1. 依劇情來看兩人很有可能是兄弟,碧井涼介被收養,而龍崎臣司被強制留在村裡。

    親生母親拋棄他們的原因是?

2. 龍谷村的秘密? 兩人特殊能力的秘密?

    讓人想到消失的亞特蘭提斯,會不會也是因為人們的貪念和私欲才導致天譴滅亡?

3. 女刑警長谷部的情感歸向也很值得關注, 在她開始瞭解真正的龍崎後,會不會日漸產生情愫?

    不過第六集很不能諒解她的行為,誰都可以拿槍指向龍崎臣司,就她不行

    她明知龍崎的過去和身不由己,她可以哭泣懇求,但那一瞬間她完全做錯了選擇.....

    跟一般利用龍崎的人沒什麼兩樣。

4. 澤村和驗屍官的陰謀? 感覺這兩人皆是某種程度的偏執狂,很可怕

 

期待之後幾集的善惡對壘,結局千萬不要像SP一樣讓人捶胸啊!

很久沒這麼狂熱的追一部戲了,雙頭犬真的很精彩!

 

C.T.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(1) 人氣()